箫箫岚音

懒死我算了

原创 时间流放

   


  辛吾站在时间流放所的大台子上,面前是无尽的异次元时空,色彩斑斓令人觉得又浮躁又不安,但同时也美丽的很。看守把辛吾压在时间跳板的尽头,绑着辛吾的双手,将辛吾一脚踹下台子,烈风呼呼的从辛吾耳边刮过,吹起了他鬓角的头发和他的白大褂。辛吾的发梢开始褪色,这是被时间流放的标志。

 

  被流放的辛吾觉得心里还是很平静的,在这个不知道是什么时代的高级世界,人们可以随意的操控时间。辛吾从小就不是个很成功的人,和大多数人一样上着普通学校,读着大家都不知道有什么用的书。但是辛吾头脑还算灵光,一路考学下来倒也没什么波澜。毕业之后的他进了时间研究所。在那里人们可以自由的操控时间,控制着以前人类所谓的世界。刚开始辛吾似乎并不感兴趣,他的上司格蕾丝女士对他也并不满意。视线对着辛吾扫了扫,撇了撇嘴。一边擦着桌子上看不见的灰尘一边说:“看你的样子就不是个适合干这行的人,你连最基本的工作也做不了,没有认真严谨的做事风格,也没有仔细检查的习惯,看在是正经大学毕业的份上,才放你进来的。我劝你还是早点辞职好了。”辛吾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半天才挤出了一句:好的,谢谢。

 

  辛吾承认格蕾丝说的一点都没错,自己确实不是个特别严谨的人,但是辛吾是真的喜欢时间的。他喜欢沉浸在时间里仿佛世界只有他一个人,他在自己的办公胶囊里一呆就是一天,不知疲倦的整理着以前世界的时间。从古巴比伦到维多利亚时期,从夏朝到第二次世界大战。辛吾每天都沉浸在历史时间的长河里,有时忘了吃饭,有时忘了睡觉。他付出比别的工作多很多时间来完成时间的整理,虽然这项工作在他之前已经有几万个毕业的大学生做过了。辛吾不知道安排人这么做的原因和目的。他只是知道自己喜欢,而且非常想做好。

 

  最终,辛吾还是如格蕾丝的期待般的犯错了,他在一个时间的小数点后的第100位的数字上少写了一横。恰好印证了格蕾丝的话,你没有认真严谨的做事风格,也没有仔细检查的习惯。然后辛吾就被抓走了,被推到时间流放所的大台子上,让人一脚踢进了深渊。

 

   辛吾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在曾经出错的中国的2016年,变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人,辛吾失声痛哭,他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。只有渐变褪色的发梢证明着他是个失败者。辛吾游走在街上,看着来来往往的车和四面都是红灯的十字路口,低着头不知道该往哪走。这时候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女孩子拍着辛吾的肩膀:“嗨,你头发染的不错啊,在哪弄得?”辛吾低着头,不知道该怎么说:“不...不是染的......”女孩子眼神突然变的很深邃,嬉皮笑脸的表情一下就变的严肃起来:“你果然也是!”说着拉着辛吾左拐右拐的进了一家咖啡厅。

 

   女孩给辛吾点了一杯咖啡,辛吾低着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“你知道为什么时间研究所要让人干重复性的劳动吗,而且标准极为苛刻,根本没人能通过。”辛吾有些不能理解女孩的话,没人能通过?辛吾一直以为自己犯了错才被人推到自己管理的时间中的。一时不能消化她的话的辛吾摇了摇头。女孩喝了一口咖啡,才发现自己橙色的口红粘在了杯子上,用纸巾悄悄的擦了擦,然后才继续说:“其实时间管理中心的人员已经饱和了,也就是说从500万之后的人类都要被人推到现在的世界,这是阴谋,有人知道,有人不知道。如果强行这么做大家肯定会反对,甚至革命。但是要是让你主动犯错然后被时间流放的话......喂,别垂头丧气的了,我得意思你懂吧?”辛吾一口气喝干了杯里的咖啡,说实话挺想去找格蕾丝的茬,但是平静了一下又呆呆的坐在座位上。“也就是说我们被人挤下来了而且回不去了?”女孩点点头拍了拍辛吾的肩膀。“努力找个工作吧,干什么都行,不管是不是你热爱的管理时间的岗位。这是我的名片,有事再找我吧。”说着那个女孩便起身消失在门口。

 

  辛吾拿着名片,想着女孩的话,自己所在的时间管理局是个科技比现在前进几百年的所在,也就是自己现在要为了生存吃很多的苦头,记得以前的人口饱和提供的办法就是屠戮和战争,而现在就变成了把人流放到不同的时间和空间中去。辛吾挠挠头,思考着自己是被隔在时间的壁垒之外的人了。那些时间管理局的独裁者们,独自享受着美好的管理时间的时光。

 

  辛吾站起身,走到门口想起女孩的话,找个工作吧。别管干什么,找一个比时间管理局相对收入高些的工作,别管喜不喜欢了,先干着吧。辛吾走在宽阔的马路上抬头望着天......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后记:写着玩的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评论

© 箫箫岚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