箫箫岚音

懒死我算了

研究所 02

带土穿好衣服准备去实验室,其实这个项目昨天已经全部完成了,今天就只剩下人体试验了。还是老规矩,这个东西要带土亲自试验。带土歪头想了想,写了个字条在饭桌上:今天试药,不用留晚餐。
当卡卡西回到家刚洗好澡的时候,琳打来了电话,说带土激素水平过高,有些不正常,要卡卡西来帮忙。卡卡西本来是不想去的,因为就算他现在身上没有了A的味道,但是他也是个A,闻到A的味道还是会很不舒服。何况带土又是那么一个对抑制剂免疫的人,自己只能靠硬办法制住带土。但是想到琳一个女孩子,而且又是B,各种方面都制不住带土,万一出点什么事,估计就不好挽救了。
于是卡卡西,抓起衣服就往研究所赶去。
卡卡西见到琳的时候,带土被琳锁在实验室里,带土靠着桌子坐在地上,肩膀颤抖着好像在忍耐着什么。实验室已经一片狼藉,恐怕这样下去,那些昂贵的设备都会被带土毁掉。

卡卡西推门进去,用最快的速度控制住带土,拉着他上了琳叫的出租车,带土的眼睛猩红,里面有勾玉的一样的东西在快速转着,卡卡西拿出镇定剂,扎进带土的手臂,慢慢的注射进去。
带土情况并没有好转,只是肌肉都被镇定剂强行松弛,只能乖乖的坐在出租车里。

带土的右脸因为激素的关系变得很狰狞,卡卡西只能尽最大的努力把带土带回卧室。

带土的卧室是非常温暖的,黑色和橙色的配色让整间屋子显得既性感又阳光,和自己拿蓝白相配充满禁欲风格的卧室比起来,真是非常的不一样。

算算时间镇定剂差不多快失笑了,卡卡西打电话给琳,问着带土今天到底做的什么实验。手上翻着抽屉找着自己上次买的镇定剂。

琳吱吱呜呜的,就是不肯说到底带土给自己注射了什么。

卡卡西有些着急,但是琳毕竟是女孩子,也不能太凶。大不了再给带土打一针,然后自己出去买镇定剂就是了。

带土微微睁开了眼睛,看见自己黑色的大床,再往门口看,看见了放脏衣服的篮子上面还搭着一条黑色的内裤。恩?那是谁的内裤?带土已经不记得自己的内裤是什么颜色的了,一切都是卡卡西买的,对了,他把自己的工资卡都给卡卡西了。
带土试着动了动手臂,感觉全身都被麻痹了,带土开始回忆自己为什么会这样,好像是试验,什么试验来着?不记得了。然后卡卡西把他抗回家,恩!一定是卡卡西搞的鬼!
带土的意识有些模糊,卡卡西,因为注射了太多抑制剂变的不能分泌A激素了,这样下去会导致A器官萎缩,也就是以后可能退化为B,这样对于一个优秀的A来说真是太大的打击,所以上面发话让卡卡西和他这个A激素过剩的人住在一起。吃同样的食物,穿共同的衣服,尤其是最贴身的衣服,带土的A激素会持续刺激卡卡西的A器官,这样卡卡西的A器官不至于在分泌不出A激素的这段时间萎缩。也就是说,在篮子口的那条内裤,既是卡卡西的也是他带土的。也就是说他现在穿的这条内裤可能是卡卡西昨天穿过的?
带土有些燥热,意识真是越来越模糊了,起伏的胸膛觉得这件衬衫有些紧,卡卡西181,带土182。其实身高没差多少,只是带土比卡卡西壮一点,难道这件衬衫也是卡卡西的!衬衫的布料摩擦着带土敏感的乳头,想到卡卡西的乳头也被这件衬衫同样的位置摩擦过,带土就觉得有些激动。「靠!我喜欢的明明是琳啊!」带土默默的念着。对了!琳!试验!带土睁大眼睛,突然想起来了,试验的内容竟然是!!!

评论(2)
热度(8)

© 箫箫岚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