箫箫岚音

懒死我算了

研究所 01

带土爬到床上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了,他摸着黑钻进了被窝,发现被子热热的,纳闷的伸手摸着。“你乱摸什么?”卡卡西有些迷糊的抓着带土的手。
带土皱着眉有些烦躁的抽回手:“你怎么在我的床上?”
卡卡西眯着眼睛把被子抢走:“这是我的床。”但是带土好像并没有听进去,只是抓着被子的一角用力往身上扯。
“下去,你身上的味道又重了!”卡卡西抢着被子,想把带土踢下床。但是只听见了带土微微的鼾声。= = 这么快就睡着了!卡卡西觉得郁闷,只能和这个家伙凑活的睡到天亮了。
带土的饮食起居大部分由卡卡西照顾,带土经常在实验室工作到很晚,而卡卡西则必须早睡早起去大学上课。
带土揉揉眼睛看着整洁的卧室的时候,他有些惊讶,这好像不是他的房间。好吧,看着蓝色印着手里剑图案的被子带土才真正意识到,他昨天睡了卡卡西的床。
带土刷牙洗脸,热着卡卡西早上做好的午餐,一边吃午餐一边思考人生是带土最常干的事,自己好像忙这个项目两个月了,每天过着黑白颠倒的生活,而卡卡西呢?自己又多久没见过他了?名义上是带土照顾长期服用抑制剂而身体不行的卡卡西,其实更多时间是卡卡西在照顾带土。
其实卡卡西带土一样都是个优秀的A,他们在一个机构工作,但是负责不同的项目,卡卡西主要研究抑制剂,而带土则主要研究A激素提纯。他们都是负责任的实验员,卡卡西总是把新研发的抑制剂用在自己身上,而带土经常因为接触太多的浓度大的A激素变得想当具有侵略性。久而久之,卡卡西就算不用抑制剂身上也没有A的味道了,而带土则完全对抑制剂免疫。
一个没有A激素的A肯定不会像正常A那么优秀,结果卡卡西只能被派到研究所下级的大学去教书,因为抑制剂的副作用,所以上级让带土和卡卡西住在一起,好让卡卡西的A激素在带土的引导下回归正常水平。

评论(3)
热度(14)

© 箫箫岚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