箫箫岚音

懒死我算了

极光(2)


日子过了几个月。

蛇立坐在自家小房子的沙发上,喝着最便宜的咖啡。说实话,蛇立觉得挺惬意。当时房子买的匆忙,装修也很随便,因为背着贺呈,所以好多东西都是能省就省了。

仔细想想当初为什么和贺呈结婚呢,起初是自己和贺天打架,然后他派人调查,然后是自己家道中落他派人接济,最可恨的是,他故意开车别自己然后让自己的车刮了他的豪车,他居然还有脸下车叫我赔钱。

当时兜里就五十,塞他手里就准备走,谁知道他不依不饶的把自己拽上了车。

手机一阵震动,把蛇立从回忆拉回了现实。

是莫关山。

曾有那么一刹那蛇立希望贺呈来找他,给他打电话,然而这都好几个月了,贺呈也仿佛人间消失了一般和蛇立断了联系。

莫关山说,他马上就要拿到绿卡了,想跟蛇立吃个饭。

上次见莫关山是几个月之前,他在小餐馆干的风生水起,莫关山说等多挣些钱就把这个餐馆盘下来,看能不能和贺天一起在这个国家生活。

蛇立当时就笑出了声,他们贺家人呐...

蛇立穿戴整齐准备出门,突然听见楼下有熟悉的汽车喇叭声。

然后他飞快的跑下别墅的旋转楼梯,看着在明媚阳光下开着车等他的人,那是贺呈。

他们说好要去海边玩的,自从上次贺呈碰瓷把他塞在车里,自己就跟他开始交往了,当然最开始肯定先按到床上好好交流了感情。

蛇立觉得自己家道中落,没吃没喝。有这么个有钱的金主也是不错。

贺呈对他也是很好,到处带他玩,带他出去见世面,蛇立舔舔嘴,心想到海边要吃海鲜。

贺呈看着他那个馋样偷偷的笑着,觉得自己也是时候表白了。

唔好像就是那天喝多了,答应了贺呈的求婚了吧。

具体什么情况,蛇立也不记得了。

看着镜子发呆的蛇立突然缓过神来,看看那家徒四壁的白墙,蛇立慢条斯理的整理好衣服,出了门。

见到莫关山的同时还见到了贺天,虽然很想走,但是莫关山拉着他还是座了下来。

“我和贺天准备结婚了”莫关山跟蛇立说。毕竟在这个国家,莫关山只有蛇立这一个熟人。

蛇立其实不想听,但是还是祝福他们。

贺天全程没说一句话,几次欲言又止。莫关山不知道蛇立和贺呈的关系,可贺天却是知道的。贺天也没说贺呈的近况。

是的,贺家的人呐...

之后的日子,蛇立过得还算舒坦,直到大雪封路,他是彻底出不去屋子了。

他住的国家很北,有一部分都到了极圈。虽然他住的地方不是那么气候恶劣,但是冬天还是会有那么几天出不去门。

蛇立有时候想,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到这个小国来。

贺呈打过蛇立,一拳揍的他眼冒金星,蛇立没想到贺呈力气那么大,贺呈也没想到蛇立这么不禁打,总之就是贺呈把蛇立打的吐血。

蛇立到是还没来得及疼就晕了,吓得贺呈赶紧把人送医院。

贺呈和贺天在抢救室外面等,贺呈是真的哭了,贺天头一次见贺呈哭,不过,连自己老婆都打,贺天也是对他哥有了新的认识。

到底是因为什么打他来着,好像和贺天有关。也就是说,贺呈为了贺天打了蛇立。

蛇立没事,身体健康,家庭幸福。

房子已经那个小国家买好了,再等等就能装修好了。

贺呈公司忙,看蛇立没事,就好几天没回家,贺呈回家的时候,蛇立在看灯。贺呈从背后抱着他,问他觉得灯具要换吗?贺呈扫了眼电脑,全是普通廉价的款式,笑着跟他说想买什么就买什么,不用在乎钱。

然后蛇立立刻买了用贺呈的卡买了个高级的游戏机。

他听说,像他这么大男的都喜欢玩这种东西。

评论(9)
热度(35)

© 箫箫岚音 | Powered by LOFTER